中文繁體 English

華發40年故事之六十九|田豐:外簡内豐,行者無疆

發布時間:2021/5/19 21:06:05 分類:公司新聞 來源:本站

動圖1.gif


1.jpg


田豐,現任華發集團内控管理中心副主任、法律事務部總經理,華發城市運營投資控股有限公司法務風控合規中心首席法律顧問。中國社會科學院民商法學博士,美國印地安納大學法學碩士,英國皇家特許仲裁員協會會員;兼任珠海市法學會民商法學研究會副會長、珠海市律師協會公司與公職律師工作委員會主任,深圳國際仲裁院、珠海國際仲裁院仲裁員等。國家社科基金研究項目完成者,出版了學術專著《中國建設用地使用權制度研究》。2007年加入華發。


在華發集團大院,常能看見法務部總經理田豐那标志性的身影:剃光的頭,雙肩包,身形矯健,步履輕快,望上去有股“竹杖芒鞋輕勝馬”的自在和從容。


田豐的生活方式極簡,但精神世界又極豐。他每天長跑,每晚讀書,絕少聚餐和看電視,上下班途中聽古典音樂、晚飯後偶爾彈鋼琴、練書法。常年留着的光頭,那是他自己剃須時順手剃的,“連胡子帶頭發5分鐘内解決問題。15年來從未到過理發店,這給我省了不少時間。”


他又是第一位在華發成長起來的博士、有記載的第一位加入華發的海歸和最早的法務主管。在專業領域打過多場硬仗,身上的頭銜凸顯他的“極豐”: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博士、英國皇家特許仲裁員協會會員、珠海市法學會民商法學研究會副會長、深圳國際仲裁院仲裁員,法律出版社為他出過學術專著……


在法務部,大家喜歡叫他“田律師”,因為他更像一個師傅。加入華發14年,他和法務團隊一起乘風破浪,使華發集團獲批珠海首家公司律師試點單位,成為地方國企法務标杆,為公司行穩緻遠保駕護航。


一次抉擇


2.jpg

2006年,田豐從美國印第安納大學法學院碩士畢業


14年前加入華發的一幕充滿了戲劇性。


那是2007年的一個傍晚,田豐走出自己位于北京金融街寫字樓的律所辦公室,參加幾個留美老同學的聚餐。大家照例吐槽空氣質量之時,身邊一位著名律師事務所的全球管理合夥人告訴田豐:珠海一家上市公司正在組建法務部,牽頭負責的老總要求很高,自己推薦了好幾個人選都被“退貨”。“老田,你去試試吧!”


一聽珠海,田豐欣然答應,誰不知那裡空氣好啊!


不久,他接到時任華發股份董事會秘書謝偉的電話:“田律師啊,您先幫我們審一下這個合同吧,我們有點着急。”此後,謝偉隔三差五發來一些合同,請田豐幫忙“把把關”。就這麼“隔空過招”一段時間之後,兩人在深圳一家咖啡館見面了。


在與時任華發股份副總經理的李光甯進一步面談後,田豐發現這家企業的高管視野開闊、思維敏捷、作風務實,“雖然說是國企,但我覺得他們很有闖勁,工作節奏絕不亞于外企,是一個幹事業的地方。”很快,田豐辭去了北京的工作,出任華發股份首任法務部主管,在董事會秘書直接領導下開展工作。


在同行眼中,公司法務是一份穩定而輕松的工作,田豐一度也這麼以為,但他很快領教了華發“拼命三郎”的作風。“每天審十幾份合同,還要随時解答法律咨詢,出差考察項目時也得實時在線,熬夜是常态。”


在激戰中練兵


2009年,珠海市政府授權華發集團建設十字門中央商務區。華發選調業務骨幹組建項目公司,田豐受命搭建法務部,來到了一個更加激烈的“戰場”。


十字門項目作為橫琴大開發的啟幕之作,不僅是珠海發展史上的裡程碑,也是華發集團跨越發展的破冰項目。萬事開頭難,會展組團最初的40億啟動資金從哪裡來?超高寫字樓、超大跨度鋼結構等高難度施工如何管理?全球招标、跨國合作、“多兵種作戰”怎樣協調?在集團高層領導的指揮下,曾在國外擔任某多國合作建設項目總承包商法律顧問的田豐參與了法律框架的搭建工作。


在市政府确定了項目開發模式後,為了盡早完成投資方、設計方、施工方等的招标并簽署最初的合同,田豐和來自财務、招采、成本等幾個部門的負責人以及外聘律師約七八個人自我隔離在一棟賓館裡,夜以繼日地讨論、修改,終于在一周後“炮制”出了招标文件、合作框架協議、項目投資與建設合同等最基礎的法律文件。十字門大開發的戰場遂迅速鋪開。


2010年春,為了引進喜來登酒店和瑞吉酒店,華發集團與喜達屋集團進行了一場艱苦的談判,熟悉美國法律的田豐也加入到了工作小組。由于規劃中的酒店所在地還是一片田野,招人家來談判已屬不易,而對方作為行業巨頭,其合同文本經過幾十年積累已經相當嚴密、步步為營,中方每一條更改都要費盡全力。


在李光甯的親自指揮和外聘律所協助下,田豐與公司相關業務領導一起,最終争取到了雙方都能接受的所有法律條款和商業條款。


正式簽約前夕,田豐和華發的酒店業務專家何江等一行帶着6套足有牛津英漢詞典厚的合同,用行李箱送到喜達屋集團亞洲總部,與外方逐頁核對條款,從清晨一直幹到後半夜。緊張和疲憊之中,田豐竟然把對方寫字樓洗手間的鑰匙帶回了珠海。


工地内外每天都會産生數十份合同,時間緊、金額大,不容有絲毫纰漏。“大家都在等着與合作方簽字,趕工程進度。業務部門問的不是幾天能回複,而是幾點鐘能回複。”田豐回憶,當時法務部僅有四五個成員,從早到晚忙得透不過氣來。


3.jpg

2014年元旦,田豐從建設中的珠海國際會展中心樓頂走過


對于十字門中央商務區建設團隊來說,“5+2”“白+黑”絕不僅是一句口号。為保證項目建設這輛“高速行進的列車”不出軌、不翻車,必須建立一套簡便而又細緻的合同處理機制。田豐帶領同事拟定了幾十份合同模闆,并制定了華發集團第一部《合同事務處理規程》。這個規程牽涉到多個部門,每個部門工作的邊界、标準、期限都列得清清楚楚,所有環節都得到标準化處理,在有效控制風險的同時,保障了公司業務的高效運行。


經過曆年不斷修訂和完善,這份《合同事務處理規程》已在華發集團“4+2”闆塊全面推廣,成為一項重要的基礎性制度。2019年底,這項制度在IT系統的加持下已經變身為法務信息系統,正在逐步實現大數據檢索、風險提示等功能,插上了“科技+”的翅膀。


“好制度的每一個條款都是從實際需要中‘長出來’的。”田豐認為這是華發集團迄今最成功的制度之一,它所體現的高效、嚴謹、務實的理念,也早已融入華發的基因。


2014年10月,珠海國際會展中心落成,田豐站在自己工地辦公室原址上眺望層層海浪,想起五年間翻天覆地的變化,朗聲吟誦了他剛剛在澳門發表的近千字古體散文《十字門賦》:“十字門前雨潇潇,百裡紅塵水上漂。幾度蕉林出滄海,幾多大夢掀雲濤……”


術中求道


在華發14年,田豐先後牽頭組建了華發城市運營、華發金融投資、華發商貿控股、華發現代服務以及華發集團本部等多個法務部,是華發法務系統的奠基人之一。


早期的十字門公司法務部4人擁有5個碩士學位,兩位美國海歸,被公認為全公司學曆最高的部門,這正是田豐嚴把進人關的結果。為了避免自己受到表面印象的幹擾,田豐堅持先筆試,成績過關後再面試。多年下來,這已成為集團法務崗位招人的傳統。


對于法務管理,田豐有着相當深刻的認識:


——“企業存在的價值首先是賺錢”,法務工作也應牢記這一點。作為中後台,得甘于寂寞。法務更多的時候是企業機體的“内髒”,領導感覺不到你存在時恰恰說明企業運轉良好。


——哪個部門都有做大做強的沖動,但站在企業整體利益上未必需要,“正如你不需要很大個兒的肝髒”。


——年輕的法律人該如何施展抱負呢?田豐指出了兩條道路:一是逐漸介入管理而淡化專業,跻身領導崗位;二是埋頭專業深耕細作,煉成行業專家。對有志前者的同事,他積極扶持。在城市運營闆塊,他就這樣主動讓賢,自己則“退居二線”。對屬意後者的同事,他則鼓勵說:“企業法務是一個成就專家的理想平台。你不用做市場,生活有規律,還能圍繞公司主業專注于一個領域,隻要堅持學習,沒理由做不成專家。”


為了幫助同事做好專業,田豐建立了一套内訓機制,每兩周一次内訓,十年幾乎沒斷過。内訓既有部門成員間的分享,也有兄弟部門的交流。随着華發集團發展壯大,來自五湖四海的精英紛紛加盟。無論是财務的、投資的,還是工程的,但凡有機緣,田豐總會興緻勃勃地上門聊一聊,邀請他們為部門授課。田豐甚至把自己的老師,中國著名法學家梁慧星、孫憲忠教授先後請到華發,對法務人員進行培訓,這等規格在珠海企業界不曾有過。


4.jpg

2019年5月,田豐參加華發教育公司商務談判


為了鍛煉年輕人,田豐獨創了一套“包産到戶,雙重顧問”的管理模式:部門每個人獨立負責若幹業務單位,擔任全權法律顧問,田豐自己則作為這些顧問們的顧問,重大事項和複雜問題随時指導,此舉讓團隊成員迅速成長,都能獨當一面。


為了使管理上台階,在十字門法務部創立之初,田豐向時任十字門公司董事長李光甯提出參照美國公司律師制度打造法務團隊的想法,在得到首肯後開始了積極探索。不久,一位德高望重的專家型領導顧雪挺加入華發擔任集團法務總監,成為田豐亦師亦友般的上司。兩人攜手努力,華發集團在2014年成為珠海首家公司律師試點單位。七年來,華發集團已培養出執業公司律師13人,其中數人加入省、市律師協會工作委員會。


這支強大的公司律師隊伍,讓華發集團做到了“沒事不惹事,有事不怕事”,多年來在全國範圍内官司累計不到50件,在同規模企業中非常少見,而訴訟結果則近乎“必勝客”。


田豐認為,“必勝”的原因在于專業基礎和日常工作的紮實。一位多次到華發觀摩的資深律師贊歎道:“如果挂上一塊律師事務所的牌子,你們也會是珠海最強的律所。”


至簡至大


“我的幾位老師都是生活極簡的,一開始我還覺得不可理喻,後來才漸漸體會到至簡至大的道理。”田豐是中國民法學泰鬥王家福先生的關門弟子,是現任全國人大憲法與法律委員會委員、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孫憲忠教授直接輔導的博士,也是中國民法學界領軍人物、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梁慧星教授指導過的學生。


老師們的學術苦行僧生活對田豐有深遠的影響。多年來,他一概不參加酒局應酬,卻熱衷于同道切磋,喜歡和高手過招。


5.jpg

2019年,田豐在深圳國際仲裁院與行業著名專家組庭并擔任首席仲裁員


在田豐的業餘活動中,學術研究是最大的愛好。他結合自己在城市土地開發中的思考寫成了《中國建設用地使用權制度研究》書稿,獲得中國法律界最權威的出版機構法律出版社的高度評價,不僅同意出版,而且還主動向國家社科基金辦推薦,最終列入國家社科基金後期資助計劃,成為國家級科研項目。


該書于2018年7月面世,孫憲忠教授在序言中寫道:該書“可視作對建設用地使用權制度的一份法律審查意見書”,“加深了學界對其中一些具體、複雜問題的認識”,“是一篇能夠反映時代需求的佳作。”


2017年11月,田豐罕見地請了年休假,應邀回到母校美國印地安納大學發表學術報告,用娴熟的英語以《中國當代民法典的制定》為題向美國法官、律師和學界人士闡述中國民商事法律基本問題,引起熱烈反響。老上級謝偉得知後調侃道:“以前都是美國人對中國人講法律,現在咱中國人去跟美國人講法律了!”


田豐也熱心于知識分享,讓法律更廣地服務企業和社會。他是華發集團内部金牌講師。2019年,他憑着自己對“債權行為與物權行為”等民商事法律概念的精準把握,代表華發集團奪得珠海澳門企業培訓師大賽總冠軍,接着又代表珠海市參加十幾萬人激烈角逐的“我是好講師”大賽并一舉奪得全國亞軍。


2020年2月,新冠疫情大爆發,網絡上關于“不可抗力”的炒作鋪天蓋地,使衆多企業受到誤導甚至陷入法律困境。田豐利用春節假期研究了德、法、日、瑞等多國民法典相關條文以及中國台灣、歐盟、英美等相關法律制度。為了解決廣大企業的燃眉之急,他效法醫療界一些專家放棄發表論文而投身臨床的做法,把構思中的學術論文寫成通俗易懂的文章《疫情之下,究竟是“不可抗力”還是“情勢變更”》,在微信上剛一發出就接到包括某著名國際仲裁機構負責人、某超大城市公證協會負責人的來電,對此行為表示贊賞。海内外專業網站和财經媒體也迅速轉載。直到一個月後,還有不少海外律師聯系田豐表示贊同。接着田豐應邀在三江直播平台專題講授《教你幾個熬過疫情的法律工具》,同時在線達3千餘人,講座為華發系統免費開放。


2020年5月《民法典》頒布至今,珠海市律師協會、珠海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珠海市國資委、中山市國資委等許多專業團體和政府機關不斷向華發集團發函,邀請田豐博士講授《民法典》。作為華發法務的形象大使,“田豐的講課以平實的語言、生動的案例,深入淺出地介紹……令人深受裨益”,珠海市國資委網站報道如是說。上周四,田豐再次到市國資委授課,“通過理論聯系實際的方式,運用生動鮮活的案例和幽默風趣的語言,介紹了《民法典》的有關擔保制度,對加強企業管理和法律風險防範具有很強的針對性和實用性。”國資委網站這樣評價。而華發員工更是近水樓台,多次通過線上平台、線下集中等形式學習了田豐主講的全套民法典系列課程。


常年的廢寝忘食,使田豐的身體也經受了一番磨煉。在工作強度最大的幾年中,田豐先後遭受帶狀疱疹、全身濕疹的折磨。多種醫療手段無效的情況下,最終靠着長跑運動從疾病中掙脫出來。他至今每天跑步5公裡,多次參加馬拉松10公裡賽,獲得過橫琴馬拉松半程完賽獎牌。


“下了班回到家,一脫衣服就開跑。越是簡單的越能堅持下來。”田豐說。現在的他身形矯健,精力旺盛,對比剛來華發時那個文弱書生,他說“自己發生了一場蛻變,而這種蛻變的根源,首先要歸功于華發為個人成長提供的機遇和舞台。”


談到未來,他說将繼續恪守“不允許平庸”的人生信條,與内控管理中心和法務部門同事一道,踏實、務實地做好專業,跟華發一起成長。


動圖2.gif


中文字幕日产乱码,中文字幕日产乱码,中文字幕乱码高清完整版